果博东方

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道德书籍 >>open顿悟入道要门论
Email

 

《顿悟入道要门论》

果博东方 www.gyhylwl.com  

卷上 顿悟入道要门论

 

  稽首和南十方诸佛、诸大菩萨众,弟子今作此论,恐不会圣心,愿赐忏悔;若会圣理,尽将回施一切有情,愿于来世尽得成佛。

  问:欲修何法,即得解脱?

  答:唯有顿悟一门,即得解脱。

  云何为顿悟?

  答:顿者,顿除妄念;悟者,悟无所得。

  问:从何而修?

  答:从根本修。

  云何从根本修?

  答:心为根本。

  云何知心为根本?

  答:楞伽经云:心生即种种法生,心灭即种种法灭。维摩经云:欲得净土,当净其心;随其心净,即佛土净。遗教经云:但制心一处,无事不办。经云:圣人求心不求佛,愚人求佛不求心;智人调心不调身,愚人调身不调心。佛名经云:罪从心生,还从心灭。故知善恶一切,皆由自心,所以心为根本也。若求解脱者,先须识根本。若不达此理,虚费功劳,于外相求,无有是处。禅门经云:于外相求,虽经劫数,终不能成;于内觉观,如一念顷,即证菩提。

  问:夫修根本,以何法修?

  答:惟坐禅,禅定即得。禅门经云:求佛圣智,要即禅定;若无禅定,念想喧动,坏其善根。

  问:云何为禅,云何为定?

  答:妄念不生为禅,坐见本性为定。本性者,是汝无生心。定者,对境无心。八风不能动。八风者,利、衰、毁、誉、称、讥、苦、乐,是名八风。若得如是定者,虽是凡夫,即入佛位。何以故?菩萨戒经云:众生受佛戒,即入诸佛位;得如是者,即名解脱。亦名达彼岸、超六度、越三界大力菩萨、无量力尊,是大丈夫。

  问:心住何处即住?

  答:住无住处即住。

  问:云何是无住处?

  答:不住一切处,即是住无住处。

  问:云何是不住一切处?

  答:不住一切处者,不住善恶、有无、内外、中间;不住空,亦不住不空;不住定,亦不住不定;即是不住一切处。只个不住一切处,即是住处也。得如是者,即名无住心也,无住心者是佛心。

  问:其心似何物?

  答:其心不青不黄、不赤不白、不长不短、不去不来、非垢非净、不生不灭,湛然常寂,此是本心形相也,亦是本身。本身者,即佛身也。

  问:身心以何为见——是眼见、耳见、鼻见及身心等见?

  答:见无如许种见。

  云。既无如许种见,复何见?

  答:是自性见。何以故?为自性本来清净,湛然空寂,即于空寂体中能生此见。

  问:只如清净体尚不可得,此见从何而有?

  答:喻如明鉴中虽无像,能见一切像。何以故?为明鉴无心故。学人若心无所染,妄心不生,我所心灭,自然清净;以清净故,能生此见。法句经云:于毕竟空中炽然建立,是善知识也。

  问:涅槃经金刚身品:不可见,了了见,无有知者,无不知者,云何?

  答:不可见者,为自性体无形,不可得故,是名不可见也。然见不可得者,体寂湛然,无有去来,不离世流,世流不能流,坦然自在,即是了了见也。无有知者,为自性无形,本无分别,是名无有知者。无不知者,于无分别体中具有恒沙之用,若能分别一切,即无事不知,是名无不知者。般若偈云:般若无知,无事不知;般若无见,无事不见。

  问:经云:不见有无,即真解脱。何者是不见有无?

  答:证得净心时,即名有;于中不生得净心想,即名不见有也;得想无生无住,不得作无生无住想,即是不见无也;故云不见有无也。楞严经云:知见立知,即无明本;知见无见,斯即涅槃,亦名解脱。

  问:云何是无所见?

  答:若见男子、女人及一切色像,于中不起爱憎与不见等,即是无所见也。

  问:对一切色像时,即名为见;不对色像时,亦名见否?

  答:见。

  问:对物时从有见,不对物时,云何有见?

  答:今言见者,不论对物与不对物。何以故?为见性常故。有物之时即见,无物之时亦见也。故知物自有去来,见性无来去也,诸彼亦耳。

  问:正见物时,见中有物否?

  答:见中不立物。

  问:正见无物时,见中有无物否?

  答:见中不立无物。

  问:有声时即有闻,无声时还得闻否?

  答:亦闻。

  问:有声时从有闻,无声时云何得闻?

  答:今言闻者,不论有声无声。何以故?为闻性常故,有声时即闻,无声时亦闻。

  问:如是闻者是谁?

  答:是自性闻,亦名知者闻。

  问:此顿悟门以何为宗?以何为旨?以何为体?以何为用?

  答:无念为宗,妄心不起为旨,以清净为体,以智为用。

  问:既言无念为宗,未审无念者无何念?

  答:无念者,无邪念,非无正念。

  云何为邪念?云何名正念?

  答:念有念无即名邪念,不念有无即名正念;念善念恶名为邪念,不念善恶名为正念;乃至苦乐、生灭、取舍、怨亲、憎爱、并名邪念;不念苦乐等,即名正念。

  问:云何是正念?

  答:正念者,唯念菩提。

  问:菩提可得否?

  答:菩提不可得。

  问:既不可得,云何唯念菩提?

  答:只如菩提,假立名字,实不可得,亦无前后得者。为不可得故,即无有念,只个无念,是名真念。菩提无所念,无所念者,即一切处无心,是无所念。只如上说如许种无念者,皆是随事方便,假立名字,皆同一体,无二无别,但知一切处无心,即是无念也。得无念时。自然解脱。

  问:云何行佛行?

  答:不行一切行,即名佛行,亦名正行,亦名圣行;如前所说,不行有无、憎爱等是也。大律卷五菩萨品云:一切圣人不行于众生行,众生不行如是圣行。

  问:云何是正见?

  答:见无所见,即名正见。

  问:云何名见无所见?

  答:见一切色时不起染著,不染著者,不起爱憎心,即名见无所见也。若得见无所见时,即名佛眼,更无别眼。若见一切色时起爱憎者,即名有所见。有所见者,即是众生眼,更无别眼作众生眼,乃至诸根亦复如是。

  问:既言以智为用者,云何为智?

  答:知二性空,即是解脱;知二性不空,不得解脱;是名为智,亦名了邪正,亦名识体用。二性空即是体,知二性空即是解脱,更不生疑,即名为用。言二性空者,不生有无、善恶、爱憎,名二性空。

  问:此门从何而入?

  答:从檀波罗蜜入。

  问:佛说六波罗蜜是菩萨行,何故独说檀波罗蜜,云何具足而得入也?

  答:迷人不解五度皆因檀度生,但修檀度,即六度悉皆具足。

  问:何因缘故,名为檀度?

  答:檀者,名为布施。

  问:布施何物?

  答:布施却二性。

  问:云何是二性?

  答:布施却善恶性,布施却有无性、爱憎性、空不空性、定不定性、净不净性,一切悉皆施却,即得二性空。若得二性空时,亦不得作二性空想,亦不得作念有施想,即是真行,檀波罗蜜,名万缘俱绝。万缘俱绝者,即一切法性空是也。法性空者,即一切处无心是。若得一切处无心时,即无有一相可得。何以故?为自性空故,无一相可得。无一相可得者,即是实相。实相者,即是如来妙色身相也。金刚经云:离一切诸相,则名诸佛。
 
   问:佛说六波罗蜜,今云何说一即能具足?愿说一具六法之因。

  答:思益经云:网明尊谓梵天言,若菩萨舍一切烦恼,名檀波罗蜜,即是布施;于诸法无所起,名尸波罗蜜,即是持戒;于诸法无所伤,名羼提波罗蜜,即是忍辱;于诸法离相,名毗离耶波罗蜜,即是精进;于诸法无所住,名禅波罗蜜,即是禅定;于诸法无戏论,名般若波罗蜜,即是智慧;是名六法。今更名六法不异,一舍、二无起、三无念、四离相、五无住、六无戏论。如是六法,随事方便,假立名字,至于妙理,无二无别。但知一舍,即一切舍;无起,即一切无起;迷途不契,悉谓有差;愚者滞其法数之中,即长轮生死。告汝学人,但修檀之法,即万法周圆,况于五法,岂不具耶?

  问:三学等用,何者是三学?云何是等用?

  答:三学者,戒定慧是也。

  问:其义云何是戒定慧?

  答:清净无染是戒。知心不动,对境寂然是定。知心不动时,不生不动想;知心清净时,不生清净想;乃至善恶皆能分别,于中无染,得自在者,是名为慧也。若知戒定慧体俱不可得时,即无分别者,即同一体,是名三学等用。

  问:若心住净时,不是著净否?

  答:得住净时,不作住净想,是不著净。

  问:心住空时,不是著空否?

  答:若作空想,即名著空。

  问:若心得住无住处时。不是著无所处否?

  答:但作空想,即无有著处。汝若欲了了识无所住心时,正坐之时,但知心莫思量一切物,一切善恶都莫思量。过去事已过去而莫思量,过去心自绝,即名无过去事。未来事未至,莫愿莫求,未来心自绝,即名无未来事。现在事已现在,于一切事但知无著;无著者,不起憎爱心,即是无著;现在心自绝,即名无现在事。三世不摄,亦名无三世也。心若起去时,即莫随去,去心自绝。若住时,亦莫随住,住心自绝。即无住心,即是住无住处也。若了了自知住在住时,只物住亦无住处,亦无无住处也。若自了了知心不住一切处,即名了了见本心也,亦名了了见性也。只个不住一切处心者,即是佛心,亦名解脱心,亦名菩提心,亦名无生心,亦名色性空。经云:证无生法忍是也。汝若未得如是之时,努力,努力!勤加用功,功成自会。所以会者,一切处无心即是会。言无心者,无假不真也。假者,爱憎心是也;真者,无爱憎心是也。但无憎爱心,即是二性空。二性空者,自然解脱也。

  问:为只坐用,行时亦得为用否?

  答:今言用功者,不独言坐,乃至行住坐卧,所造运为,一切时中,常用无间,即名常住也。

  问:方广经云:五种法身:一实相法身、二功德法身、三法性法身、四应化法身、五虚空法身,于自己身何者是?

  答:知心不坏,是实相法身。知心含万像,是功德法身。知心无心,是法性法身。随根应说,是应化法身。知心无形不可得,是虚空法身。若了此义者,即知无证也。无得无证者,即是证佛法法身;若有证有得以为证者,即邪见增上慢人也,名为外道。何以故?维摩经云:舍利弗问天女曰:汝何所得,何所证辩,乃得如是?天女答曰:我无得无证,乃得如是;若有得有证,即于佛法中为增上慢人也。

  问:经云等觉妙觉,云何是等觉?云何是妙觉?

  答:即色即空,名为等觉。二性空故,名为妙觉。又云:无觉无无觉,名为妙觉也。

  问:等觉与妙觉,为别为不别?

  答:为随事方便,假立二名,本体是一,无二无别,乃至一切法皆然也。

  问:金刚云:无法可说,是名说法。其义云何?

  答:般若体毕竟清净,无有一物可得,是名无法可说。即于般若空寂体中具恒沙之用,即无事不知,是名说法。故云:无法可说,是名说法。

  问: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受持读诵此经,若为人轻贱,是人先世罪业,应堕恶道,以今世人轻贱故,先世罪业即为消灭,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其义云何?

  答:只如有人未遇大善知识,唯造恶业,清净本心被三毒无明所覆,不能显了,故云为人轻贱也。以今世人轻贱者,即是今日发心求佛道,为无明灭尽,三毒不生,即本心明朗,更无乱念,诸恶永灭故,以今世人轻贱也。无明灭尽,乱念不生,自然解脱,故云当得菩提。即发心时,名为今世,非隔生也。

  又云:如来五眼者何?

  答:见色清净,名为肉眼。见体清净,名为天眼。于诸色境,乃至善恶悉能微细分别,无所染著,于中自在,名为慧眼。见无所见,名为法眼。无见无无见,名为佛眼。

  又云:大乘、最上乘,其义云何?

  答:大乘者是菩萨乘,最上乘者是佛乘。

  又问:云何修而得此乘?

  答:修菩萨乘者,即是大乘。证菩萨乘,更不起观,至无修处,湛然常寂,不增不减,名最上乘,即是佛乘也。

  问:涅槃云:定多慧少,不离无明;定少慧多,增长邪见;定慧等故,即名解脱。其义如何?

  答:对一切善恶悉能分别是慧,于所分别之处不起爱憎,不随所染是定,即是定慧等用也。

  又问:无言无说,即名为定,正言说之时,得名定否?

  答:今言定者,不论说与不说常定。何以故?为用定性言说分别时,即言说分别亦定。若以空心观色时,即观色时亦空。若不观色,不说不分别时亦空;乃至见闻觉知,亦复如是。何以故?为自性空,即于一切处悉空。空即无著,无著即是等用。为菩萨常用如是等空之法得至究竟,故云定慧等者,即名解脱也。今更为汝譬喻显示,令汝惺惺,得解断疑。譬如明鉴照像之时,其明动否?不也!不照时亦动否?不也!何以故?为明鉴用无情明照,所以照时不动,不照亦不动。何以故?为无情之中无有动者,亦无不动者。又如日光照世之时,其光动否?不也!若不照时动否?不也!何以故?为光无情。故用无情光照,所以不动,不照亦不动。照者是慧,不动者是定。菩萨用是定慧等法得三菩提,故云定慧等用,即是解脱也。今言无情者,无凡情,非无圣情也。

  问:云何是凡情?云何是圣情?

  答:若起二性,即是凡情;二性空故,即是圣情。

  问:经云: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。其义如何?

  答:以言显义,得义言绝;义即是空,空即是道,道即是绝言,故云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。谓得义实际,更不起观;不起观故,即是无生;以无生故,即一切色性空;色性空故,即万缘俱绝;万缘俱绝者,即是心行处灭。

  问:如如者云何?

  答:如如是不动义,心真如故,名如如也。是知过去诸佛行此行亦得成道,现在佛行此行亦得成道,未来佛行此行亦得成道,三世所修证道无异,故名如如也。维摩经云:诸佛亦如也,至于弥勒亦如也,乃至一切众生悉皆如也。何以故?为佛性不断,有性故也。

  问:即色即空,即凡即圣,是顿悟否?

  答:是。

  问:云何是即色即空?云何是即凡即圣?

  答:心有染即色,心无染即空。心有染即凡,心无染即圣。又云:真空妙有故即色,色不可得故即空。今言空者,是色性自空,非色灭空。今言色者,是空性自色,非色能色也。

  问:经云尽无尽法门,如何?

  答:为二性空故。见闻无生是尽。尽者,诸漏尽。无尽者,于无生体中具恒沙妙用,随事应现,悉皆具足,于本体中亦无损减,是名无尽,即是尽无尽法门也。

  问:尽与无尽,为一为别?

  答:体是一,说即有别。

  问:体既是一,云何说别?

  答:一者是说之体,说是体之用,为随事应用,故云体同说别。喻如天上一日,下置种种盆器盛水,一一器中皆有于日,诸器中日悉皆圆满,与天上日亦无差别,故云体同。为随器立名,即有差别,所以有别,故云体同,说即有别。所现诸日悉皆圆满,于上本日亦无损灭,故云无尽也。

  问:经云不生不灭。何法不生?何法不灭?

  答:不善不生,善法不灭。

  问:何者善?何者不善?

  答:不善者,是染漏心;善法者,是无染漏心;但无染无漏,即是不善不生;得无染无漏时,即清净圆明,湛然常寂,毕竟不迁,是名善法不灭也;此即是不生不灭。

  问:菩萨戒云:众生受佛戒,即入诸佛位,位同大觉已,真是诸佛子。其义云何?

  答:佛戒者,清净心是也。若有人发心修行清净行,得无所受心者,名受佛戒也。过去诸佛皆修清净无受行,得成佛道;今有时人发心修无受清净行者,即与佛功德等,用无有异也,故云入诸佛位也。如是悟者,与佛悟同,故云位同大觉已,真是诸佛子。从清净心生智,智清净名为诸佛子,亦名此佛子。

  问:只如佛之与法,为是佛在先?为是法在先?若法在先,法是何佛所说?若佛在先,承何教而成道?

  答:佛亦在法先,亦在法后。

  问:因何佛法先后?

  答:若据寂灭法,是法先佛后;若据文字法,是佛先法后。何以故?一切诸佛皆因寂灭法而得成佛,即是法先佛后。经云:诸佛所师,所谓法也;得成道已,然始广说十二部经,引化众生,众生承佛法教,修行得成佛,即是法先佛后也。

  问:云何是说通宗不通?

  答:言行相违,即是说通宗不通。

  问:云何是宗通说亦通?

  答:言行无差,即是说通宗亦通。

  问:经云:到不到、不到到之法,云何?

  答:说到行不到,名为到不到;行到说不到,名为不到到;行说俱到,名为到到。

  问:佛法不尽有为,不住无为。何者是不尽有为?何者是不住无为?

  答:不尽有为者,从初发心至菩提树下成等正觉后,至双林入般涅槃,于中一切法悉皆不舍,即是不尽有为也。不住无为者,虽修无念,不以无念为证;虽修空,不以空为证;虽修菩提涅槃无相无作,不以无相无作为证;即是不住无为也。

  问:为有地狱,为无地狱?

  答:亦有亦无。

  问:云何亦有亦无?

  答:为随心所造一切恶业,即有地狱;若心无染,自性空故,即无地狱。

  问:受罪众生有佛性否?

  答:亦有佛性。

  问:既有佛性,正入地狱时,佛性同入否?

  答:不同入。

  问:正入之时,佛性复在何处?

  答:亦同入。

  问:既同入,正入时,众生受罪,佛性亦同受罪否?

  答:佛性虽随众生同入,是众生自受罪苦,佛性元来不受。

  问:既同入,因何不受?

  答:众生者,是有相,有相者,即有成坏;佛性者,是无相,无相者,即是空性也。是故真空之性无有坏者,喻如有人于空积薪,薪自受坏,空不受坏也。空喻佛性,薪喻众生,故云同入而不同受也。

  问:转八识成四智,束四智成三身,几个识共成一智?几个识独成一智?

  答:眼耳鼻舌身,此五识共成成所作智;第六是意。独成妙观察智;第七心识,独成平等性智;第八含藏识,独成大圆镜智。

  问:此四智为别为同?

  答:体同名别。

  问:体既同,云何名别?既随事立名,正一体之时,何者是大圆镜智?

  答:湛然空寂,圆明不动,即大圆镜智。能对诸尘不起爱憎,即是二性空,二性空即平等性智。能入诸根境界,善能分别,不起乱想而得自在,即是妙观察智。能令诸根随事应用,悉入正受,无二相者,即是成所作智。

  问:束四智成三身者,几个智共成一身?几个智独成一身?

  答:大圆镜智独成法身,平等性智独成报身,妙观察智与成所作智共成化身。此三身亦假立名字分别,只令未解者看,若了此理,亦无三身应用。何以故?为体性无相,从无住本而立,亦无无住本。

  问:云何是见佛真身?

  答:不见有无,即是见佛真身。

  问:云何不见有无,即是见佛真身?

  答:有因无立,无因有显;本不立有,无亦不存;既不存无,有从何得?有之与无,相因始有;既相因而有,悉是生灭也。但离此二见,即是见佛真身。

  问:只如有无尚不可交建立,真身复从何而立?

  答:为有问故。若无问时,真身之名亦不可立。何以故?譬如明镜,若对物像时即现像,若不对像时,终不见像。

  问:云何是常不离佛?

  答:心无起灭,对境寂然,一切时中,毕竟空寂,即是常不离佛。

  问:何者是无为法?

  答:有为是。

  问:今问无为法,因何答有为是?

  答:有因无立,无因有显;本不立有,无从何生?若论真无为者,即不取有为,亦不取无为,是真无为法也。何以故?经云:若取法相,即著我人;若取非法相,即著我人;是故不应取法,不应取非法,即是取真法也。若了此理,即真解脱,即会不二法门。

  问:何者是中道义?

  答:边义是。

  问:今问中道,因何答边义是?

  答:边因中立,中因边生;本若无边,中从何有?今言中者,因边始有,故知中之与边,相因而立,悉是无常;色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

  问:何名五阴等?

  答:对色染色,随色受生,名为色阴;为领纳入八风,好集邪信,即随领受中生,名为受阴;迷心取想,随想受生,名为想阴;结集诸行,随行受生,名为行阴;于平等体妄起分别,系著虚识受生,名为识阴;故云五阴。

  问:经云:二十五有。何者是?

  答:受后有身是也。后有身者,即六道受生也。为众生现世心迷,好结诸业,后即随业受生,故云后有也。世若有人志修究竟解脱,证无生法忍者,即永离三界,不受后有;不受后有者,即证法身;法身者,即是佛身。

  问:二十五有名,云何分别。

  答:本体是一,为随用立名,显二十五有。二十五有:十恶、十善、五阴是。

  问:云何是十恶、十善?

  答:十恶:杀、盗、淫、妄言、绮语、两舌、恶口,乃至贪、嗔、邪见,此名十恶。十善者,但不行十恶即是也。

  问:上说无念。由未尽决。

  答:无念者,一切处无心,是无一切境界;无余思求,是对诸境色永无起动;是即无念。无念者,是名真念也。若以念为念者,即是邪念,非为正念。何以故?经云:若教人六念,名为非念,有六念名为邪念,无六念者即真念。经云:善男子!我等住于无念法中,得如是金色三十二相,放大光明,照无余世界,不可思议功德,佛说之犹不尽,何况余乘能知也。得无念者,六根无染故,自然得入诸佛知见;得如是者,即名佛藏,亦名法藏;即能一切佛、一切法。何以故?为无念故。经云:一切诸佛等,皆从此经出。

  问:既称无念,入佛知见,复从何立?

  答:从无念立。何以故?经云:从无住本,立一切法。又云:喻如明鉴,鉴中虽无像,而能现万像。何以故?为鉴明故,能现万像。学人为心无染,故妄念不生,我人心灭,毕竟清净;以清净故,能生无量知见。顿悟者,不离此生即得解脱。何以知之?譬如狮子儿初生之时即真狮子,修顿悟者亦复如是,即修之时,即入佛位;如竹春生笋,不离于春,即与母齐,等无有异。何以故?为心空故。修顿悟者亦复如是,为顿除妄念,永绝我人,毕竟空寂,即与佛齐,等无有异,故云即凡即圣也。修顿悟者不离此身即超三界。经云:不坏世间而超世间,不舍烦恼而入涅槃。不修顿悟者,犹如野干随逐狮子,经百千劫,终不得成狮子。

  又问:真如之性为实空,为实不空?若言不空,即是有相;若言空者,即是断灭;一切众生当依何修而得解脱?

  答:真如之性,亦空亦不空。何以故?真如妙体,无形无相,不可得也,是名亦空;然于空无相体中,具足恒沙之用,即无事不应,是名亦不空。经云:解一即千从,迷一即万惑。若人守一万事毕,是悟道之妙也。经云:森罗及万像,一法之所印。云何一法中而生种种见?如此功业,由行为本,若不降心,依文取证,无有是处,自诳诳他,彼此俱坠。努力!努力!细细审之,只是事来不受,一切处无心,得如是者,即入涅槃,证无生法忍,亦名不二法门,亦名无诤,亦名一行三昧。何以故?毕竟清净,无我人故。不起爱憎,是二性空,是无所见,即是真如无得之辩。

  此论不传无信,唯传同见同行,当观前人有诚信心,堪任不退者,如是之人,乃可为说,示之令悟。吾作此论,为有缘人,非求名利,只如诸佛所说千经万论,只为众生迷故,心行不同,随邪应说,即有差别。如论究竟解脱理者,只是事来不受,一切处无心,永寂如空,毕竟清净,自然解脱。汝莫求虚名,口说真如,心似猿猴,即言行相违,名为自诳,当堕恶道;莫求一世虚名快乐,不觉长劫受殃。努力!努力!众生自度,佛不能度。若佛能度众生时,过去诸佛如微尘数,一切众生总应度尽,何故我等至今流浪生死,不得成佛?当知众生自度,佛不能度。努力!努力!自修莫倚他佛力。经云:夫求法者,不著佛求。

  问:于来世中多有杂学之徒,云何共住?

  答:但和其光,不同其业,同处不同住。经云:随流而性常也。只如学道者自为大事因缘解脱之事,俱勿轻未学,敬学如佛;不高己德,不疾彼能;自察于行,不举他过;于一切处悉无妨碍,自然快乐也。重说偈云:

忍辱第一道 先须除我人
事来无所受 即真菩提身

  金刚经云:通达无我法者,如来说名真是菩萨。又云:不取亦不舍,永断于生死;一切处无心,即名诸佛子。涅槃经云:如来证涅槃,永断于生死。偈曰:

我今意况大好 他人骂时无恼
无言不说是非 涅槃生死同道
识达自家本宗 犹来无有青皂
一切妄想分别 将知世人不了
寄言凡夫末代 除却心中藁草
我今意况大宽 不语无事心安
从容自在解脱 东西去易不难
终日无言寂寞 念念向理思看
自然逍遥见道 生死定不相干
我今意况大奇 不向世上侵欺
荣华总是虚诳 弊衣粗食充饥
道逢世人懒语 世人咸说我痴
外现瞪瞪暗钝 心中明若琉璃
默契罗睺密行 非汝凡夫所知

  吾恐汝等不会了真解脱理,再示汝等。

  问:维摩经云:欲得净土,当净其心。云何是净心?

  答:以毕竟净为净。

  问:云何是毕竟净为净?

  答:无净无无净,即是毕竟净。

  问:云何是无净无无净?

  答:一切处无心是净。得净之时不得作净想,即名无净也;得无净时亦不得作无净想,即是无无净也。

  问:修道者以何为证?

  答:毕竟证为证。

  问:云何是毕竟证?

  答:无证无无证,是名毕竟证。

  问:云何是无证?云何是无无证?

  答:于外不染色声等,于内不起妄念心,得如是者,即名为证;得证之时不得作证想,即名无证也;得此无证之时亦不得作无证想,是名无证;即名无无证也。

  问:云何解脱心?

  答:无解脱心,亦无无解脱心,即名真解脱也。经云: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也。法者是有,非法是无也,但不取有无,即真解脱。

  问:云何得道?

  答:以毕竟得为得。

  问:云何是毕竟得?

  答:无得无无得,是名毕竟得。

  问:云何是毕竟空?

  答:无空无无空,即名毕竟空。

  问:云何是真如定?

  答:无定无无定、即名真如定。经云: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无定法如来可说。经云:虽修空,不以空为证,不得作空想,即是也。虽修定,不以定为证,不得作定想,即是也。虽得净,不以净为证,不得作净想,即是也。若得定,得净,得一切处无心之时,即作得如是想者,皆是妄想,即被系缚,不名解脱。若得如是之时,了了自知得自在,即不得将此为证,亦不得作如是想,即得解脱。经云:若起精进心,是妄非精进也;若能心不妄,精进无有涯。

  问:云何是中道?

  答:无中间,亦无二边,即中道也。

  云何是二边?

  答:为有彼心,有此心,即是二边。

  云何名彼心、此心?

  答:外缚色声,名为彼心;内起妄念,名为此心;若于外不染色,即名无彼心。内不生妄念,即名无此心。此非二边也。心既无二边,中亦何有哉?得如是者,即名中道,真如来道。如来道者,即一切觉人解脱也。经云:虚空无中边,诸佛身亦然。然一切色空者,即一切处无心也。一切处无心者,即一切色性空,二义无别,亦名色空,亦名色无法也。汝若离一切处无心,得菩提、解脱、涅槃、寂灭、禅定、见性者,非也。一切处无心者,即修菩提、解脱、涅槃、寂灭、禅定,乃至六度,皆见性处。何以故?金刚经云:无有少法可得,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。

  问:若有修一切诸行具足成就,得受记否?

  答:不得。

  问:若以一切法无修得成就,得受记否?

  答:不得。

  问:若恁么时,当以何法而得受记?

  答:不以有行,亦不以无行,即得受记。何以故?维摩经云:诸行性相,悉皆无常。涅槃经云:佛告迦叶,诸行是常,无有是处。汝但一切处无心,即无诸行,亦无无行,即名受记。所言一切处无心者,无憎爱心是。言憎爱者,见好事不起爱心,即名无爱心也;见恶事亦不起憎心,即名无憎心也。无爱者。即名无染心,即是色性空也。色性空者,即是万缘俱绝。万缘俱绝者,自然解脱。汝细看之,若未惺惺了时,即须早问,勿使空度。汝等若依此教修,不解脱者,吾即终身为汝受大地狱。吾若诳汝者,吾当所生处为狮子虎狼所食。汝若不依教,自不勤修,即不知也。一失人身,万劫不复。努力!努力!须合知尔。

果博东方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